首页 »

百岁伉俪百年母校之恋:一家培养出7个博士!

2019/11/9 1:42:20

百岁伉俪百年母校之恋:一家培养出7个博士!

 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今天周二,实足100岁的费鹤年与实足99岁的徐曼倩,一如常日携手前往两人共同的母校,在上海交大浩然大厦二楼参加老校友之间的每周咖啡聚会。这个小聚,90岁以上的校友很多,七八十岁的都算年轻人,而他们俩则是最最长命百岁的。

二老100岁生日近照

今年,费鹤年与徐曼倩结婚75周年了。时光回到1936年的上海交大徐汇老校区,在老图书馆的红砖墙、漆木柱间,费鹤年与徐曼倩在共同学习中开始了校园恋。当时的交大,全校只有400多在校生,1936年的那一届也只有100多人,其中女生仅仅30人左右。在徐曼倩入校的欢迎会上,学长费鹤年作为学生会干部负责这次活动,两人顺理成章相识了。费鹤年修读土木工程,徐曼倩修读财务管理,她如今笑着说,“我这算‘高攀’了,当年我们班上的4个女生,后来差不多都和其他专业男同学结婚了。”只是,现在在世的所剩无几。

费鹤年1938年毕业照

徐曼倩1940年毕业照

然而,好景不长,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,二人分别进入不同的校区学习。在这段分离的日子,二人通过书信联系,周末时分约在公园见面,或探讨学业,或共忧国事。1938年,费鹤年毕业,被分派至广西南宁兴修铁路。生活环境艰苦,加之举国罹难,他不幸患上肺病,最严重时常会吐血。为了不让日军占用铁路资源,费鹤年只能与同事们一起毁掉亲手修建的铁路,内心满是郁结。经过组织商定,费老转回上海治疗,后来到学校教书,涉及建筑专业。徐曼倩1940年毕业后则进入沪上影业公司供职,直到1974年退休,成为上海大光明电影院的元老。

1937年恋爱中的两人在公园合影

费鹤年一回来,二人便决定订婚,并于1941年正式喜结连理。在费鹤年病中岁月,徐曼倩给了他最温暖的支持与照料。这一辈子,费鹤年不止一次病重,曾经被切除过五分之四的胃部,却都挺了过来。当年的老同学都说:“年轻时,你身体最不好,没想到倒活得最长。”而去年,徐曼倩做家务时不小心跌断大腿骨,费鹤年也精心照顾老伴,共迎百岁生辰。“相护相让,才能家庭和睦。”这是费鹤年总结的爱情保鲜之道。

二人订婚照

令人更加称奇的是,二老一生育有4个子女,加上孙辈,现今的家庭成员已有20多口,其中7个都是博士,“老大、老二还有孙子、孙女,多是清华毕业,比我们还厉害”。其中老二还是我国恢复博士学位制度后的首届清华博士,后来在美取得12项专利授权,被评为多产发明家。最年轻的女儿也从师道,现为中学高级教师。费鹤年自豪地说,他在家中从不教书,但孩子班上个个第一第二。徐曼倩则说,自己很惭愧,对国家没什么贡献,好在下两代人弥补了他们的遗憾。

 

最美不过夕阳红。二老虽然耳朵不好,但眼睛尚好,每期校友会寄来的《思源》杂志都是必看。费鹤年晚年不仅自学电脑,还会PS,常常自己制作贺年片,还帮老同学修照片。他至今仍在炒股,而且还做得不错。谈到股票经,他说:做股票分两种——一种是想赚大钱的,那可能是投机;另一种是赚点小钱,那可能是投资。原来,费鹤年买的股票涨得虽不多、跌得也不多,而且每年有红利分分。“反正我活得长,等到赚了才抛掉。”二老和女儿,以及记者都大笑起来。

二人70周年结婚纪念日时制作的贺卡对比图

有意思的还有,这段百年母校之恋将掀起一个高潮。按计划,他们将作为“当然代表”,参加4月9日“Love@SJTU交大爱情故事”120对校友伉俪返校活动,伉俪的届别从1938届到2016届跨越了78年。这次是母校做媒“喊你回家秀恩爱”,在老校区入口铺了长长的红地毯,请伉俪们手挽手从红毯步入会场,就像当初他们步入婚姻殿堂。费鹤年与徐曼倩说,“希望大家都快快乐乐,比我们俩度过更长的时光,100年吧!”

 

文中图片均由费鹤年、徐曼倩提供